首页 太极推手 查看内容
太极拳推手训练中的几个关键问题
2018-7-5 22:03| 查看: 581| 评论: 0|来自: 编辑
太极中国

  关于舍己从人的问题,关于接劲和借劲的问题,关于蓄劲和发劲的问题,关于解决“双重”的问题,都是太极拳推手训练中经常遇到的问题,也是必须正确对待和认真解决的关键问题。现结合自己的教学体会,谈谈怎样进一步理解和实践。

  一、关于舍己从人

  由舍己从人到知己知彼,由知己知彼到引进落空、借力打人,是太级拳区别于其它拳术的主要特点之一。前辈太极拳家反复强调,要以心使身,从人不要由己,从人则活,由己则滞。这既是经验之谈,又是入门之经。

  1、舍己从人,首先在意,其次在身。在意,则是把自己主观主义的思想成份舍去,使之符合客观实际。在身,则是以具体的用意为支配,使自身的动势与彼之心意、彼之来势来力相顺相应。彼之来势多种多样,变化万千,来力也大小不等,长短不一,总要能顺能应方为合度。不能,则说明方法不对或功夫不到。打手时,我意须在人先。无论彼劲如何变化,我意只让其挨我之皮毛,不让彼力贯穿到我劲之根。其方法,就是顺随。是周身内外的顺随,而不只是局部的顺随。能顺随,才能借力。能借力,才能断彼之根、引进落空。反复揣摩,认真实践,经验才能愈积愈多,周身才能愈来愈听话,渐至得心应手。身能从心后,由己仍是从人。

  2、舍己从人的前提是得机得势。欲要得机得势,先要周身一家,欲要周身一家,先要周身无有缺陷。其实现的途径,就是将太极拳的各项身法要领都做正确,如涵胸、拔背、裹裆、护肫、提顶、吊裆、松肩、沉肘、腾挪、闪战、尾闾正中,气沉丹田,腰脊敛气、虚实分清等法则,都必须在长期的行工实践中求得准确、自然而有机配合。初学者最好有明白老师具体指导,以求少走弯路。因为,太极拳的身法术语,与医学解剖学的术语,在内涵和外延上都是不同的,而且因流派不同,要求也不尽相同。有些身法术语,只要求有其意有其势,细微之处在外形上表现并不明显。实践中,每一动势,先问一问自己上下内外合不合身法规矩。不合,就会气势散乱,就会有不能从人之时之处。因此,必须先将自己安排好,步动而身法不乱,手动而气势不散,这样才能对彼劲随接随转。

  3、揣摩舍己从人之术,须悟阴阳相济之义。王宗岳拳论指出:“人刚我柔谓之走,我顺人背谓之粘”。又说:“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,阳不离阴,阴不离阳,阴阳相济方为懂劲。”“粘”是我顺人背,“走”也要求我顺人背。其实质是讲,舍己从人即是走又是粘。舍己的过程,可以是借力的过程,蓄劲的过程,引进落空的过程,也可以是发劲放人的过程。实践中,须细心体认,彼之力从何处来,便从何处借。久之则能借得彻底,蓄得充足,发得干脆。

  二、关于接劲和借劲

  一些拳友在推手时,不懂得接劲和借劲的关系,掌握不好接劲的要领,不是接不住,就是借不到。乍一看,是单纯的不会借劲的问题,实际上,从一搭手,错误就已经形成了。要解决好这个问题,在具体行工上,须注意以下几点:

  1、要明确接劲和借劲的关系。接定彼劲是借得彼力的前提,若接不定彼劲,则借不到彼力。只有先将对方的劲力接住(当然有快慢问题),然后通过自身随意机能的运化,才能实现引进落空、借力打人的目的。

  2、要掌握好接劲和借劲的时机。这个问题的解决,大致有这样几个阶段:一是非大力不走,非大力不借。初学时,由于听劲不灵,当自己形成了背势,才知道去变化。故对彼之来力既接不住,又借不着,不是丢,就是顶。二是心不静,气不敛。对方刚一出劲,便急忙去横拨或硬顶,或虽能拨得开但仍借不到彼力。三是懂劲后,能有意识地在彼劲将出未发之际,一粘即定,既而仰之则弥高,俯之则弥深,进之则愈长,退之则愈促。四是高手接劲,从容安逸。一举一动意在人先,且全身处处都能接劲借劲,所谓“周身无一寸非太极”。

  3、要掌握好接劲和借劲的火候。首先是对方挨我何处,我心要用在何处,在何处听清对方的虚实,在劲的接触点分清阴阳。其次是要以意接力(不要以力顶力)。对彼所出之力,不管是直的还是斜的,都要用意去接,用意即是不丢不顶、沾粘连随,意与力合即是接定彼劲。在气势上勿使有凸凹处,勿使有缺陷处,勿使有断续处。一气呵成,连而不断,圆转自动。这样,才能使彼在不各不觉中落空。三是要周身能相顺相应。接劲、借劲不仅是接触点在动,周身内外都要与之相顺相随。所谓“动则俱动,静则俱静”,尤其要动得均匀,动得与对方一致,一举手沾连粘随之意俱全。

  三、关于曲中求直与蓄而后发

  武禹襄在《打手要言》中指出:“曲中求直,蓄而后发,所谓‘势势存心揆用意,刻刻留心在腰间’也”,李亦畬将其视为“借力打人,四两拨千斤”的前提条件之一,在《五字决》中作了进一步阐述,指出:“要提起全副精神,于彼劲将出未发之际,我劲已接入彼劲,恰好不后不先,如皮燃火,如泉涌出,前进后退,无丝毫散乱。曲中求直,蓄而后发,方能随手而奏效。此谓‘借力打人,四两拨千斤’也”。由此可见,“曲中求直,蓄而后发”作为太极拳懂劲阶段的要求,有其特定的含义和窍要。

  1、曲中求直,要求蓄劲如张弓,发劲如放箭。在效果上,强调用张弓所蓄得的弹性力与对方出所之力合为一起而施于对方,实现借力打人的目的。有人简单地称之为“形曲劲直”。这样讲不够完整,也不够准确。“曲”为蓄,其特定的含义是指借人之力蓄好已劲时的一种得力状态,而不是漫无目的的“曲”。如果未接定彼劲,未蓄好已劲,自己未得机得势,则无论外形上是怎样的曲,都不符合“曲中求直”之“曲”的含义。“直”,是“曲中之直”。自己的曲与对方的曲联系起来,有无数之曲,也有无数之直。“曲中求直”须随彼劲的变化而变化,须通过“求”才能掌握。

  2、蓄而后发,讲的是蓄发劲的先后次序,强调的是蓄劲。只有蓄劲如张弓,才能发劲如放箭。实践中应注意这样几个问题:一是要明白“蓄为合,为收”。合,即是周身内劲的聚合;收,即是周身气势的收小。太极拳讲究一身备五弓,尤其强调五弓合一,内中须有弹性(五张弓在意不在形)。练习时,须将周身之气敛入腰脊,注于腰间,使腰成为主宰。二是要注意“合中寓开”。蓄劲时,前意不可丢。蓄,不能成为丢、塌、散,不能使自己成为背势。三是要“合之还能再合”。就是要做到收之还能再收,吸之还能再吸,蓄之还能再蓄。四是要“知已知彼”。蓄劲时,须将自己安排好,使自己得机得势,须掌握住对方的劲力,蓄劲才能进行。五是要掌握好蓄劲的时机。在随曲就伸的借力之中,吸进彼力,断彼之根,使彼觉得进之不能,退之不敢。六是要“接定彼劲”。若接不定彼劲,则无从做到“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右杳,仰之则弥高,俯之则弥深,进之则愈长,退之则愈促。”也就无从借得彼劲而为我所用。

  “曲中求直”与“蓄而后发”密切相联,相辅相成。不论是揣摩“曲中求直”,还是练习“蓄而后发”,都要贯彻不丢不顶的原则,用意不用力的原则和由内到外的原则。

  四、关于解决双重问题

  关于双重问题,百余年来,争论不休,真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王宗岳在《太极拳论》中指出:“偏沉则随,双重则滞。每见数年纯功,不能运化者,率皆自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耳。欲避此病,须知阴阳;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;阳不离阴,阴不离阳;阴阳相济,方为懂劲。”由此可见,“双重”是由于虚实不清,阴阳不能相济而形成的自身不得力的迟滞、占煞状态。

  解决双重问题,首先须明白阴阳之理。什么是阴阳呢?阴阳是一个哲学概念,它代表事物对立统一的两个方面。在太极拳术里,阴阳关系的实质体现在“粘”与“走”上。粘与走都须做到我顺人背。粘与走能共同发挥作用时,称为开合有致。李亦畲指出:“如自己有不得力处,便是双重未化,要于阴阳开合中求之”。在太极拳术中,动之则分,静之则合。分者,开大也;合者,缩小也。其中皆由阴阳两气互相转换,互为其根。开是大,非顶撞也,合是小,非躲闪也。在推手运动上,合便是收,开即是放。能懂开合,便知阴阳。能开合有致,便能阴阳相济。

  其次,要提起全副精神。武禹襄指出:“精神提得起,则无迟重之虞。粘依能跟得灵,方见落空之妙”。精神提得起,身才能灵,气才能敛,神才能聚,劲才能整。

  三是要严格分精虚实。双重之病根就在于虚实分不清。二人打手,如果自己得机得势,彼一发力,便会自行跌出,从而使对方莫明其灵妙。如果自己不得力,则放劲不畅。此时若勉强用力,也会因弹性不足,不能使对方清脆地腾空跌出。这时就要腰腿求之了。保持外形不变,用意识将周身所憋之劲松开,放到脚底,再从脚底下拿起来,撒放到对方身上,使彼在不知不觉中腾空跌出。这是“人不知我,我独知人”的一种练习方法。成功的前提即是分清虚实,不丢不顶。其难点在于,与彼劲相合且周身相随,实现的途径即是分清虚实。不但要使两腰、两腿、两胯虚实分清,而且周身要有机地进行配合。开则俱开,开之还能再开。合则俱合,合之还有再合。如此则弹性不失,虚实相辅,阴阳相济。能阴阳相济,“双重”之病可避也。

太极中国
太极中国
太极中国
武极堂太极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