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太极中国_太极拳网站门户

查看: 1868|回复: 0

童年(二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5-2 01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我对爷爷的感情太深了,一会不见心里就急,他是我的精神支柱,是我的靠山。他的去世给我带来极大的痛苦,真是雪上加霜啊!!!我有个表叔他在基建队当木工,有一次他对我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,瞪了我一眼让爷爷看见了,他质问他为什么?搞的表叔下不来台,在木工房冻了一个晚上,是姑姑把他叫回来才算完事。
    我经常观察姑姑和姑父的脸色,姑父早出晚归基本上见不到他,姑姑忙于家务,我感到非常孤单,特别是自然灾害的年月,生活紧张,连饭都吃不饱,人们到处乱跑,那时马场来了不少自流人员,大部分是投亲靠友,大家称盲流。当时刘鸿泰政委有一个政策,不能饿了娃娃,对学生要特殊照顾,我和妹妹张晓梅就到学校吃饭。还能吃饱,那时学校没有领导,场通讯员王战友当司务长,他是建场原老,临时负责学校工作,但时间不长,由何如涵当校长(建场原老 现在湖南 82岁)他当了一年半。接任他的是刘官元,是我同学刘平的父亲。他调山丹后,娄凤阁接任。为了减轻场里的负担,学校也搞了自救,马场第一任教师也是学校的创建者牛桂荣老师带领我们拾麦子,拉烧柴,拔山上的野韭菜,包大菜包吃。拾麦子时我发现地里的老鼠洞里有存粮,两个洞就能挖出一脸盆麦子,后来搞成了男同学挖洞,女同学在地里拾麦穗。很多同学没吃过包子,有个湖北小孩叫吕玉水吃的不会动了。在我们开饭的时候常有大人拿着钢笔和本子向我们换馍吃。拉柴很有趣,有的背、有的挑、有的抱。我发明的捆个三脚架,上面捆个横棍,柴放到棍上,架子放在两肩上,后面的柴挨地少,拉时就轻,后来很多人就学会了。寒假里,学生大部分都给自己家拾麦穗,大雪盖地,只有跑到一分场东面去翻麦草垛,也就是现在的一连,已到哈伊公路旁,上面口门子看的可清楚了,我和妹妹经常去,有时饿了揉点麦子吃也很开心,当我看到门子时就想老家,因为来马场时经过这里,我有逃跑的念头,有一天,翻麦垛的人太多,实在拣不到麦头,我让妹妹和大人们一起回家了,我顺着公路向口门子方向走去,是上坡又穿着毡筒,走路十分困难,太阳落山了才到了口门子,可是车太少,人家看我是小孩不拉我过天山,冬天的马场天短极了,大人催我赶快回家,我顺公路向马场走去,当我走到松树塘时已是半夜了,月光下,看到爷爷的坟头感觉有点紧张和害怕,忍不住泪水直流啊!!大礼堂前,有一条沟,我们家就住在那条沟的地窝子里,灯还亮着,我从窗户里看到里面有很多人我没敢进,就直奔总场马号里,我钻进了草洞怕人发现,又掏了一个新洞把洞口堵? @嫌ず屠习喑ぃ孤淼那榫拔铱吹揭磺宥4蟾旁谔炜炝潦碧接腥死荩ü凉饪醇酶福思赶戮屯O吕矗蛭纯诙碌媒舻笔彼环⑾郑蚁诺貌桓页銎醭梢煌牛肷矸⒍叮绻⑾至宋腋檬鞘裁辞榫澳兀课也桓叶嘞肼乃帕恕5任倚牙词碧炜旌诹耍秸飧鍪奔湮沂橇教烀怀远髁耍媸怯掷溆挚视侄霭。∥胰滩蛔∫彩懿涣肆耍挥谐龆纯家梗呓嘶ǘ拥亩醋臃浚铱醋蟊叩诙溆械乒饩颓昧嗣牛患揖痛蠛啊罢獠皇浅5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会员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太极中国 ( 京ICP备13002242号-1  

GMT+8, 2018-2-20 23:44 , Processed in 0.092251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